婚紗外拍遇上陰晴不定的五月梅雨季,一再延排改期也是意料中的事情。就在我們不抱任何太大希望的第二個禮拜天,母親節。老天終於賞臉給了一個多雲涼爽偶有太陽露臉的好天氣。

擔心天氣狀況的我一早七點不到就自然醒了,走到陽台上探頭看,厚厚的雲層間偶有藍天露臉。應該是可以拍照的天氣吧? 回房想睡回籠覺卻怎麼也睡不著,翻來覆去半小時後還是起床。打開電腦上網查看中央氣象局網站上的衛星雲圖,討人厭的鋒面果然北移到日本去,周日開始一連四五天都會是好天氣,那就振奮精神做好拍照的心理準備吧!

八點多,騎著機車去消防隊旁的土地公廟拜拜,順便去舊家附近的早餐店吃蛋餅。回家路上還無聊的去堤防上晃了一圈,站在堤頂上看市區方向還是有朵朵白雲遮天。有點擔心的回家等待時間一分一秒的過去,都沒接到筑筑來電通知,應該就照拍無誤了吧!

十點半多打給周六值班的達令,他才剛從公司回來洗好澡。忙到凌晨三點沒睡的他有點頭昏,交代他在家裡小睡一下再出門,愛咪準時報到先化妝就好。

十一點45分,請大弟載我到中山北路上的JULIA。準時抵達11樓的造型部,報到後Lady還在打點客人的造型,所以助理先幫我上水粉、試禮服。

第一個外拍地點是台大校園,助理請示過筑筑後幫我把棚外白紗換上。有點怪怪的?怎麼右邊肩上那條不對稱設計的肩帶不見了呢? 再次確認,原來是延拍期間內另一個使用這件禮服的水水不要肩帶所以剪掉了。後來禮服小姐拿了一條蕾絲肩帶上樓,出門前助理再幫我縫上。


穿好白紗後,做到梳妝鏡前換Lady大展身手了。一樣由助理幫我上髮捲,Lady則態度從容的從化妝水、安瓶上到底妝。愛咪這天的肌膚狀況依舊不好,幸好上禮拜的過敏發作有靠藥物控制下來,兩頰殘存的泛紅就得靠粉底遮蓋了。(相片裡頭的狗狗叫Money,是Lady的愛犬,最愛睡在白紗上)

事後看自己側拍回來的相片,發現過敏的皮膚上裝後比想像中糟糕許多。泛紅、脫皮上粉後更顯斑駁,越看越傷心,只能祈求筑筑高超的拍照技術可以化腐朽為神奇了。



至於外拍白紗的髮型,不同於棚內的氣質風天鵝皇后,Lady一樣用髮片幫我把後腦勺加厚,但是耳下留了兩撮捲捲髮。左上方別了兩朵花走浪漫風,溝通時跟Lady說好的長紗,因為外頭的風大被筑筑給否決了。


最後用在頭上的白紗一樣是過肩及背長度。一開始用的有蕾絲邊,不過質料太硬不好抓,裝上去後又被Lady拆掉,改了另一頂鑲鑽小愛心的頭紗。說實在我不是很喜歡,第一是太可愛,第二是白紗狀況不好,放太久還是泡水之故,兩三個靠近前側的愛心都泛黃了。雖然拍照的時候這些細節不一定會入鏡,但看到泛黃的愛心就覺得心情不太好。


做好第一個外拍的造型後,起身後讓助理幫我把單邊的蕾絲肩帶縫好,過鬆的腰身也順便修改,最後在胸口加上雙面膠固定,終於可以去台大校園拍照了,這時約莫下午兩點半。


小睡後趕來的達令,自己戴不上日拋只好讓造型助理服務:p

筑筑問我想上哪拍?屬於我們共同回憶的地方莫過於舊總圖跟小福廣場吧!




幸好那天利用勞動節連假回台大辦校友證時有順便場勘,雖然舊總圖二樓的校史室無法入內進行商業拍攝,但後方中庭的草皮上有個掛了鞦韆的大樹看來也不錯。小迷路了一下後終於找到中庭所在,抵達時還遇上另一組Cosplay的外拍人馬,帶著白色長假髮、頭上兩根鬚的蟑螂小姐正坐在鞦韆上,所以我們先拍旁邊的迴廊,等到鞦韆空下再移位。

舊總圖中庭拍完後,小椰林大道旁有條”剝皮樹”構成的綠色隧道也拍了不少相片。之後來到小福廣場上的鐵樓梯,可惜二樓商場不是當年的MOS漢堡,無法複製我們初次約會的場景,所以拍拍樓梯就好。

想去總圖前方的大草坪拍照,正逢畢業季之故吧!草坪前方堆起了一片植栽造景而不便使用。於是開著車子往後門走,思亮館前方的草皮成了我們在台大外拍的最後一個取景點。

可明顯辨識出台大的傅鐘、傅園、文學院我們都沒去。筑筑問我們希望相片拍出來是一看就知道是台大的樣子嗎? 我搖頭了。回台大拍照的意義是留下我們在這裡求學時的共同回憶而已,那些我們當年就不會駐足或留影的地方,自然也不會出現在相片中。





回到JULIA換造型,配合咖啡色系希臘裝禮服,跟Lady溝通後決定用大波浪的長捲髮來搭配。因為愛咪的髮量少且長度不足,當然又得靠髮片來達到豐盈髮量的效果。


最後完成的浪漫風長捲髮造型,Lady在左上方加了粉紅紗+蝴蝶結花來增加時尚感。事後看自己側拍的定妝照,其實也沒有很喜歡耶?!感覺太華麗而不自然。或許該簡簡單單綁個公主頭或打個蝴蝶結頭帶就好? 事後講這些都沒用了…

在台大趴趴走太久加上換裝也花了不少時間,等我們風塵僕僕的趕到臺大醫院旁的二號館拍照時都六點鐘了。把握太陽下山前的幾分鐘,如願的拍到我們想要的位置。但天黑的太快,拍完兩個場景就沒光了只好打道回府 希望在二號館拍的相片沒失敗太多才好。

回JULIA後,筑筑說要在隔壁花店繼續拍第四套造型的相片。不過不巧另一對新人也在取景中,所以我們先到地下一樓的攝影部休息。停車回來的達令坐下休息時直嚷餓,中午吃的SUBWAY下午四點多就消化光了。怕他餓到沒力氣笑,要他去對面的7-11買個飯團果腹先,吃過東西又回來小瞇了一下,七點多終於輪到我們拍花店嘍!上樓拍照前助理范范幫我把頭飾拆掉換上水晶項鍊。我們在花店門口的位置取景,拍了幾組相片後才又回到造型部換裝。


終於要進入最後一個造型了。是愛咪自己準備的短旗袍。這是三年前參加公司尾牙時買的,之後一度發胖穿不下,這半年靠騎車讓下半身變結實才好不容易又穿進去。黑底紅花的旗袍有復古感又不失時尚,第一次拍照拿給筑筑看,她就說適合拍夜景,所以才加了這個造型。


最後一次回到造型部讓Lady打點了,感覺的出來晚上有家庭聚餐的她也很有時間壓力。只見她慌亂的幫我把劉海斜梳到眉上,斜側抓髻,後方再以髮片加蓬。唇色加重、眼線上揚…


最短時間內做出來的夜上海造型,卻是我這天最喜歡的一個!!後來就在JULIA門前的中山北路上,完成了我們最後一個街道夜景拍攝。

最喜歡的造型卻拍的最少張,一直到現在還是覺得遺憾。事後想想,這種一生只有一次的事情,當下應該要勇於表達自己的意見,而不是等到事後來懊悔。離開JULIA前,助理范范幫我們約了兩個禮拜後的挑片時間。


既期待又怕受傷害,是當下的心情寫照!



    全站熱搜

    愛咪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6)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