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要說生產至今最不堪回首的事情是什麼,我想莫過於在醫院度過的三天吧!生產後的傷口不適加上接踵而至的新挑戰讓人喘不過氣來。醫院大力推行的母嬰同室更是夢靨一場。

因為產程進展順利的關係,生完小孩後的凌晨時分其實精神還挺好的。會陰切開術實施打的麻藥逐漸退去後,隱隱作痛的感覺傳來,問護士有沒有止痛藥可吃?會不會影響哺乳?護士說婦產科使用的藥物都在安全範圍內,止痛藥有沒有效也因人而異就是。

從中午的雞肉飯之後就沒進食,媽媽留下來的肉鬆蛋糕捲成了我生產後第一個入口的食物。忍耐著下半身的不適,睡意終於襲來時,嬰兒室的護士來房裡說寶寶給小兒科做完檢查了,正餓著,希望我去嬰兒室哺乳,於是慢慢走到嬰兒室,在護士的指導下餵了大寶第一口ㄋㄟㄋㄟ。

回房後沒多久,大寶也被推進來母嬰同室了。其實是可以把他留在嬰兒室的,但看到剛出生的大寶總是捨不得,就這樣度過的一家三口的第一夜。

沒‧想‧到,跟我們同房的另外一對新手父母生了雙胞胎,半夜輪流哭餓就算了。下半夜還有爸爸的打呼聲震耳欲聾,半夢半醒之間,天就亮了…


度過了第一天的沉睡期後,逐漸熟悉這世界的大寶開始進入飢餓哭鬧期,媽媽我怎麼就是沒有奶,所以母嬰同室的大多數時間在餓到哭、哭到睡、睡到餓的惡性循環中。大不完的胎便讓我們尿布換了一片又一片,大寶吃不飽的哭聲讓人心急又心疼,到了第三天晚上,嬰兒室的護士前來宣告,大寶的體重掉至安全下限了(2900→2580),如果再往下掉的話,可能要請小兒科醫師跟我討論補餵配方奶的事情。



擔心大寶的健康狀況,兩天都沒好好睡的我心情壞到谷底,覺得ㄍㄧㄥ不下去了,只好請護士把大寶推回嬰兒房,半夜再call我過去餵奶。那天晚上一個人起身走在前往嬰兒室的走廊上時,突然覺得好悽涼,怎麼我的母乳之路這麼艱辛呢?

在嬰兒室裡哺乳時,沒吃飽的大寶一樣是哭哭的離開我懷裡,護士小姐拿了集乳用的餵食杯給我,忍痛擠了半小時也只有三五滴而已。



隔天懷著鬱卒的心情辦出院,大寶的體重再掉至2540g,但幸運的是黃疸指數八點多在安全值內,該施打的卡介苗、B型肝炎第一劑也都OK。看著他小小的身軀穿上我們準備的新衣而顯得過度寬鬆,熟睡的臉龐比剛出生時小了一號。進了月子中心真的就能進入佳境了嗎?我開始相信產後憂鬱症這件事情不是鬧著玩的了。



讓人身心俱疲的三天住院中,唯一的救贖莫過於大寶的笑顏,記得是他出生後的第三天早上,姑婆來看他,等著喝奶的大寶當場就表演了吃雞腿的戲碼來博得滿堂采。記得他在肚子裡時就常被照到小手放在臉頰邊的相片,看來是他與生俱來的本能,不知在回味著羊水裡頭的哪頓大餐呢?

    全站熱搜

    愛咪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85)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