謝謝大家的鼓勵跟祝福,我的母乳之路依舊艱辛,但起碼心情沒有前幾天那麼沮喪。

只能說餵母乳這件事除了要有天份跟恆心毅力之外,還得有小人的充分配合。達令找來抓奶高手的同事幫我疏通了阻塞的乳腺,今早起來總算有漲奶的感覺了。新難關卻出現在大寶身上,這小子都不專心喝奶,老是喝個五分、十分就入睡。奶量不足的部份我請嬰兒室的護士補餵配方奶,擔心杯餵會造成他脹氣、消化不良所以昨晚開始改用貝親母乳實感來瓶餵。結果大夜班的護士也充分領教他的不專心,聽說也是邊喝邊睡餵了很久。

光是把大寶餵飽這件事就耗盡我們大部分的力氣跟時間了,網誌變週記甚至月報也是可預見的事情,還請舊雨新知見諒,等三人行的生活上軌道後,再來分享甘苦點滴。

網誌進入冬眠期前想把生產這天的過程做個紀錄,留給大寶識字後看,才知道所謂的母難日是怎麼一回事。

如我在[孕事] 39W3D 產兆?落紅報到中所言,11月3日這天的早上六點半,我出現了第一個產兆:落紅。記得先前上媽媽教室時醫生所言,初產婦出現落紅後等個一兩天才生產是常有的事情。所以沒有很緊張,還有餘裕打網誌、清點待產物品,再溜回房間跟達令賴床。巧合的是這天早上達令也把工作排開了,所以當我在賴床同時出現下腹悶痛症狀而擔心不已時,還能陪我去一趟產房做檢查。


10:00
二十分鐘出現一次的下腹部悶痛,就是所謂的規則性陣痛吧?抱著被退貨的心理準備來到醫院三樓的產房報到,躺進待產室內綁上監測用的帶子後,護士說觀察二十分鐘再說。其間幫我產檢的S醫師有進來待產室查看我的狀況。護士內診的結果是開一指,S醫師說應該不會這麼快,要我回家待產,等到規則性陣痛縮短為五分鐘一次時再來。


11:00
真的要生小孩了耶?伴隨著緊張而來的是強度逐漸增加的悶痛感,達令下午要上班,決定路上包個飯回家吃,下午再請娘家媽媽來家裡陪我。這天的午餐是雞肉飯、燙青菜跟貢丸湯。進家門後陣痛時間縮短為十到七分鐘一次,雖然沒食慾還是把一份雞肉飯吃掉,這就是我生產前最後進食的東西了。

度日如年的這天下午,陣痛時間維持在六、七分鐘之間,逐漸增加的強度讓人只能斜躺在沙發上打滾而已。覺得快要超過我的忍耐限度了,於是去電給上班中的達令,跟他說我五點鐘要再去產房報到一次,如果開二指就打減痛分娩,不然怕自己被疼痛耗掉力氣,還沒上產台就沒力了…


17:30
在媽媽的陪同下再次回到產房報到,跟櫃台的小姐說我要打減痛分娩,於是又進了待產間,退去下半身的褲子後綁上監測用的帶子,等候住院醫師進來內診。這時候陣痛的頻率縮短成五分鐘一次,內診結果是開兩指達留院標準。



18:00
身旁的一切都變得快動作起來,媽媽拿著我的證件去辦理住院手續,我撥電話給達令告知留院待產的消息。護士進來幫我打上點滴以及盤尼西林測試,因為產檢時驗出乙型鏈球菌陽性的關係,生產前要打滿四小時的抗生素,才能把大寶在自然產過程中遭受感染的機率降到最低。

護士已聯絡麻醉科前來打減痛,但是因為當晚值班的麻醉科醫師只有一位,如果有其他手術正在進行的話,得等他有空。


18:50
躺在待產室的時候,陣痛強度不斷增加,五分鐘來襲一次的悶痛感讓人只能咬牙抓床單,實在是太痛,且便意感也逐漸強烈起來,請住院醫師再次進來內診,這時已經開到三指多(6-7公分)。

終於盼到姍姍來遲的麻醉科醫師,卻從他口中聽到評估後不宜打減痛的消息。他說當下已經開到6-7公分了,打了麻醉下去一會加速產程、二是麻醉藥要半小時後才會生效,換言之是我挨了麻醉這一針後可能還沒生效就要減藥進產房了。

產程加快的話加班中的達令來不及回來陪產也說不定。加上抗生素沒打滿四小時,對大寶不好。只好很傷心的接受沒有減痛分娩可打的事實,流下了第一滴淚。(此時門外還不斷傳來另一位正要進產房的孕婦相當淒厲的叫聲,讓人頭皮發麻、冷汗直流)。



19:05
愛咪妹下班後從公司趕來陪我待產,間隔緊湊的陣痛之間還有尿意襲來,護士說不能下床只能用便盆在待產床上尿。形象或自尊全拋在腦後,幸好有媽媽跟妹妹陪我,讓我可以專心對抗陣痛就好。


19:45
住院醫師再次內診說開到七公分了,問護士S醫師會不會來幫我生產呢?她說已經通知主治醫師。


20:05
得知產程加快的達令終於排除了手邊的工作趕來,雖然在一旁也不能幫我什麼忙,本想打減痛就沒複習拉梅茲,怎麼吸氣、吐氣全還給老師了。


20:30
子宮頸開至8-9公分,護士通知產房做準備,不知道痛到哪裡去的我只能抓床單或達令的手來忍痛。


21:00
克制不住的便意不斷襲來,媽媽說那就是要生產的感覺,我還嚷著要下床上廁所,看來是撐不到抗生素打滿的四小時了,突然在待產床上聽見”啵”的一聲,我破水了。聽見護士連絡產房說我要進去了,然後進來把媽媽跟妹妹趕出去,留下達令陪我用力。她說在便意來襲時深吸一口氣然後用力數到十,據達令所言,這時候他在待產床上就看見大寶的頭了。

產房還是沒準備好,但是大寶已經等不及了,於是護士跟住院醫師把我推進產房的同時還在收拾準備。後來在護士的協助下爬上產台,看見S醫師匆匆進來、住院醫師也站定位後,我還不忘問護士達令不是要進來陪產嗎?

照著S醫師的發號施令在產台上用力再用力,當著裝完畢的達令衝進產房時,哇哇大哭的大寶已經從我肚子裡溜出來了。S醫師宣告21:30,是大寶的出生時間,然後抱去一旁的檯子上初步清理、檢查,達令也替他拍下人生的第一張相片。



還躺在產台上的我早已放聲大哭,不是感受到新生命的喜悅,而是終於可以不用再痛的解脫。

之後達令被請出產房,S醫生則幫我縫合會陰剪開的傷口。護士把剛出生的大寶抱到我的胸前,眼前這個皺巴巴的小子就是我們的孩子了,護士幫我們拍下第一張合照,完成縫合後再回到護理站旁的病房觀察…



生產後接到大弟來電,當下跟他講的第一件事是生小孩真的好辛苦,要他以後多孝順媽媽。不知道這篇寫的落落長的生產紀錄會不會把還沒結婚生子的女性觀眾們嚇到,但我想說的是,生孩子的痛是女人才能享有的福分,看到孩子天真的笑顏後,疼痛就不算什麼了。


PS:爸媽的鯽魚高湯 by 愛咪妹

    全站熱搜

    愛咪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89)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