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月一日

跟同事吃完飯回家已經快十一點多了,東摸西摸之後,一點多才去洗澡,結果澡洗到一半發現,左邊的胸部怎麼怪怪的,外側的乳房輕壓就會有疼痛感。回到房間後,按照著乳房自我檢查的步驟,上床平躺,將左手抬高,然後用右手去觸壓,結果左邊乳房的外側有硬塊,擠壓的時候就會疼痛。

因為公司每年有定期健檢的關係,一年前在國泰檢查完也沒發現異常,再加上疼痛感是這天晚上才出現的,就算有什麼,也是最近才長的吧!(我想)

說不緊張是騙人的,身為小胸一族的我如果乳房又長了怪東西要挖掉的話,那就移為平地了吧..-_-||

上網看了新光、長庚、榮總、台安的門診時刻表,結果星期六早上不是全院休診就是沒有合適的專科可以看。到最後,看到振興醫院的一般外科有個郭醫師的門診可以掛。決定一覺醒來後,就去石牌給醫生看比較安心。

七月二日

一早起床八點多,先打了電話去振興醫院想掛號,結果對方說初診要去現場掛,梳洗更衣完畢,騎著小銀來到振興醫院,填好初診單後,櫃檯幫我掛了一般外科郭醫師的門診,28號。

在診療室外等著,9點15分門診的燈號才開始跳,大多數掛好號的病人都還沒現身,40分左右,就輪到我進診療室了。

和醫生闡述了昨天晚上發現的左胸不適後,護士拉起布幕,讓我躺在病床上給郭醫師觸診,郭醫師從腋下的淋巴開始檢查,觸摸完左胸後,他說確實有局部的硬塊。

到底是什麼東西沒有做檢查他也難斷言,我的MC可能近期內會來,郭醫師說MC結束後做檢查比較準確,所以做完乳房超音波,下下禮拜再來回診看報告。

出了診間,拿了單子去櫃檯批價,然後再拿著收據去地下二樓預約超音波時間,接待我的小姐說預約很滿,也要到7/13下午才有空。登記了三點半的時間,我懷著忐忑不安的心情回家。

回家的路上我一直在想著,醫院既然提供看診服務,為什麼不能連周邊檢查都一起安排好呢?愛咪身上的病痛或許不嚴重,但是總有面對疾病的恐懼,一個超音波要排到一個多禮拜後,那我這份不安就會持續到報告出爐為止。

個性很急的我,不想讓心上的大石頭再壓兩個禮拜才放下,既然有異狀,那就去長庚給陳訓徹醫師看好了。達令的高中老師前年就是給陳醫師開胸部,如果要說乳房外科的權威,陳訓徹醫師應該當仁不讓。

不過也因為他的醫術精湛,預約額滿到下下禮拜去,最快能掛到台北門診的時間是7/21,比振興醫院的複診還慢。

However,我還是先網路掛號,想說和達令碰面後再想想怎麼辦。

七月三日

我跟達令講了左胸不適的事情,他要我別擔心,說這種會痛的硬塊多半不會是惡性的。

打聽之後,知道達令認識的外科助理還在。他會幫我聯絡上她,請她幫我安排看診的事情。 知道可以早點讓真相大白後,心情有輕鬆一點,希望只是虛驚一場...


七月四日

長篇食記寫到一點多才洗澡睡覺,躺在床上我忍不住又檢查了一次,希望'它'可以突然消失,結果當然是不可能。

早上用電腦打字的時候,不小心在自己的名字拼音後面打出了'死'字,一整天心頭都毛毛的,人在身體有病痛的時候總是格外脆弱,現在任何不祥的兆頭都會讓我心神不寧好久。

沒有心情上健身房運動,下班後晃過大半個台北市回到家已經是八點多的事情了,吃完桌上的剩菜後,我騎著腳踏車去附近的土地公廟拜拜,回家路上,手上殘餘的檀香味讓我心安不少;或許我該去行天宮給持香婆婆掃個頭...

晚上十點多接到加班中達令的電話,他幫我拜託了加掛的事情。這時候的心情 很亂...

七月六日

晚上睡覺前,躺平在床上時,我又檢查了一次,原先的疼痛感不見了,之前觸摸到的小顆粒也不知道跑到哪裡去? 不過觸壓胸部外側的時候還是痛痛的。達令說我應該是經期前荷爾蒙影響了胸部變化,所以才有不適感。

真的沒事了嗎? 我的心裡還是存疑,真的消失的話那就太好了,但是為了安全起見,明天下午還是去台北長庚好吧? 我一直猶豫到入睡為止...

七月七日

打完SAP關掉七月的帳後,總算清閒一點,早上把一些e-mail回覆完畢,因為心有旁鶩的關係,一封要寫給總公司查帳的信還寫錯了內容連發三次 -_-|||,阿尼笑我在睡覺,是很愛睏啦!因為帶著煩惱很難入睡…

因為前一天就把半天的假單遞出,愛咪還是去看個醫生把心中的疑慮給澄清比較好。吃完飯後我去後棟五樓一般外科的診間外面候著。被唱名後進入診間。病人特多的陳醫師通常都會開兩個診間跳著看,我進入其中一間時,上一個病人還躺在布幕後方的病床上等候觸診。

門診護士大致上詢問了我的病歷資料後,輪到我去布幕後面給醫生看。說明我感覺不適的經過,陳醫師先觸診,也是發現左胸外側有異常腫脹,但應該無大礙,為求安全起見,他還是排乳房超音波看個清楚。

拿了檢驗單去一樓櫃檯批價,之後我又回到五樓,進入乳房篩檢中心,將單子投入檢驗室的箱子後,等候著醫護人員叫號進入。等了一個多小時後,我終於躺在超音波室的檢驗台上,超音波的棒子在我的乳房上滑動,陳醫師一邊看著小螢幕一邊解釋著,我的疼痛感是來自於乳腺腫脹而產生的水泡,而且數量還不少。

他建議我可以用熱敷的方式來消除水泡,這樣子可以減輕疼痛感。後來聽外科助理解釋,這種乳房中的水泡很常見,只要沒有鈣化成纖維囊腫的話,半年追蹤觀察一次即可。

就這樣,知道自己的健康無虞,懸在心中近一週的大石頭終於放下,離開醫院的時候,就連腳步都輕鬆了起來。愛咪考慮了一晚,決定還是把這幾天來的心境張貼出來,因為虛驚一場之後,我充分了解健康的重要性。如果妳跟愛咪一樣對自己的身體有疑慮的話,一定要鼓起勇氣去給醫生瞧瞧。

大家都要好好愛惜自己的身體喔!!

**相關網站**
長庚醫院‧台北外科
向日葵關懷基金會

    全站熱搜

    愛咪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