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孩接連掛病號的最近,媽媽開始有撐不住的感覺。

先是大寶在上上禮拜開始發燒,活動力旺盛的他,偶爾感冒流鼻水都能在三五天內復原,這次卻是從高燒開始,接連兩晚燒不停讓人擔心,只好把二寶託給保母,自己好專心陪睡。看著孩子夜裡因為高燒不適而哭醒,明明就陪在身邊了還聽他語無倫次的哭喊”要媽咪”,耳溫槍一量40度,只好硬灌退燒藥。

三天高燒後開始腹瀉,然後進入積痰咳嗽期而拖到今日尚未痊癒。無獨有偶的是二寶也發難了,也是從高燒開始,還上吐下瀉的折騰了我一整夜。

週日白天出遊時還好好的,晚上帶著兩小外出用餐時,總覺得抱在懷裡的孩子不太對勁。八點鐘左右副食品時間到,拿出準備好的地瓜粥要餵他吃,吃沒兩口開始有作嘔的樣子。明明把材料都磨碎了不至於會噎著才是,舀了米湯繼續餵,結果就吐出來了。

吐完後病懨懨的二寶,身體的熱度卻越來越高,冷氣房裡露出的四肢還有點涼,頭跟身體散發出來的溫度卻越來越高。想到家裡並沒有退燒藥備著,擔心夜裡高燒無法處理,還是趕在愛林關門前就醫。

抱在懷裡覺得很燒,耳溫槍一量居然有39.8度,當場就被醫生指示塞屁股,半顆退燒藥下去後體溫下降,喉嚨有點紅應該是感冒,領了藥粉藥水並貼了尿袋後回家,漫長的一夜正要開始。

先是大寶來亂,無論我怎麼解釋弟弟因為生病了需要媽媽照顧,他還是無理取鬧著”要媽咪”,結果就在拍門哭喊聲中被達令架走伺候就寢。好不到哪裡去的二寶則是生平第一次被硬灌藥,之後在哥哥的哭聲干擾中喝了100ML配方奶後睡去。

家裡暫時恢復平靜後,媽媽我終於能洗去一身疲憊,只是還不到休息的時候,頭髮吹完還有諸多雜事待辦。洗碗槽裡的奶瓶要洗,外出包裡的東西要歸位,大寶掉在沙發上的餅乾屑要擦…

屋子還沒收拾完前,隔著門房傳來的深咳聲把我呼喚過去。才把二寶抱起拍背沒兩下,消化到一半的牛奶伴著粉紅色的藥水藥粉全吐出。換尿布時還有一屁股的大便,只好放水洗澡了。

清洗更衣後抬頭一看十二點鐘,餵了一些開水後拍背哄睡,睡睡醒醒也只能塞奶嘴來安慰,直到凌晨三點奶嘴也檔不住了,才又起身泡奶給他。只是喝沒40ML,才喝下去的配方奶又如湧泉般從嘴裡湧出。坐在浴室裡幫他拍背等他把胃吐空,心疼孩子卻又無能為力的當下真想掉淚。

強打精神收拾殘局,幫自己跟二寶換上乾淨的衣服後,不能給奶的當下,還好有先前備著的電解質液,分次喝完100ML後睡去,天亮後又要去小兒科診所報到了吧!


週一早上,在二寶的哭聲中醒來,身體還是熱烘烘的但至少沒到吃退燒藥的程度。乾乾的尿布表示身體沒有多餘水分可排放,不能吃喝的問題大,還是把二寶帶去兒科診所看看,悄悄出門,大寶跟達令還在睡夢中。

八點半左右抵達愛林診所,周一早上是朱醫師的門診時間。掛號後等了半個多小時才進入診間,問診後怕是口服輪狀病毒疫苗也庇蔭不到的感染,調整用藥給了止吐、止瀉的成分。還好八個月大的二寶副食品吃得不錯了,可以暫停刺激腸胃的配方奶改用米湯止飢…

回家把二寶交給保母並交代照顧事宜,回頭跟達令一起送大寶上課,緊繃的神經才得以鬆懈。

下午到公司上了半天班,晚上先回娘家接大寶在到保母家看二寶,進門時二寶正在用餐中,聽說是這天的第三碗白粥,至少有吃喝沒吐沒拉,拿了保母幫忙留的尿液檢體再次前往愛林檢查,九點鐘進診間聽報告,朱醫師說NIF指數為+,有尿道感染的可能。因為檢體是當天下午留的,可能因為保存環境不理想(尿液未冷藏)而影響檢查結果,為了安心起見覆驗,所以領了兩個尿袋回家繼續努力…


週二一早,帶著前一晚留下的尿液檢體去愛林報到,再次檢查還是有NIF反應,事實上前一晚也都是高燒39度下睡睡醒醒,還是轉診去醫院比較安心,於是在朱醫師的建議下,我們帶著轉診單前往台北榮總。

瑣碎冗長的過程不贅述,結果在急診照了胸部X光片及尿液檢查後,兒科醫師宣告二寶沒有太嚴重的積痰或者尿道感染,只是水分攝取過少有結晶尿而已,回家休養,如果活動力低下或者不吃不喝時再來醫院留點滴…

打著文章的當下,喝完100ML配方奶的二寶正在38.8度的高溫中入睡,又會是艱苦奮戰的一夜,該去上崗了。


    全站熱搜

    愛咪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9)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