剛結束兩天一夜的返鄉之旅,搭著七點三十六分的高鐵離開嘉義,朝著台北前進中。

六月底敲定的婚期,沒想到轉眼也剩下一週而已。提親時雙方父母說的簡單隆重,最後以遵循古禮的方式被執行。不敢說自己為了婚禮分身乏術,因為在這場即將來臨的婚禮中,最辛苦的人是爸媽跟公婆,尤其是打點大小事情的媽媽、婆婆,真的是累壞她們了。

待嫁女兒的心情很複雜,應該把瑣事、細節做個紀錄,日後作為人生紀念的,卻總提不起勁。想起自己的身分即將轉換時,總有一股難捨的憂傷襲來;尤其是看到媽媽為了自己操煩的身影,猜想著她會是什麼樣的心情時,淚腺就會不由自主的發達起來。

這兩個禮拜完成的事情不少,採買好出嫁當天所需的兩卡行李箱,還得買新衣褲、鞋襪來填滿它。嫁妝店能張羅到的東西好解決,紅布包著的兩大包家當早早就買回來等著。還有去JULIA量身、打點伴娘服及花僮服等等,待辦事項很多,條列出來再完成刪去。

返回嘉義的兩天一夜,跟公婆把結婚當天的流程討論過後,也把女方該準備的梳妝台、床罩、枕頭採買好了。但在打著網誌的此時才想起,媽媽交代要在梳妝台抽屜內放的紅包,匆匆離去的我卻忘了:P


又,謝謝大家對我臉皮的關切,倒數一週的此刻,發福的身材、沒救的花臉都不是我能勉強改善的了,放輕鬆吃好睡飽就好。至於此刻難以言喻又微妙不忍碰觸的情緒,就讓我放在心上吧!

    全站熱搜

    愛咪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6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