終於寫到這一篇了,如果問我這回的花蓮生態休閒之旅中,前三名好玩的行程是什麼?除了第一天的賞鯨豚外絕對也少不了第二天早上的這個白鮑溪溯溪活動。

這不是愛咪第一次參加溯溪,以前高中玩童軍時總有機會跟他團夥伴交流,共同從事戶外活動,溯溪也是童軍們很熱衷的一項。現在想起當時的難易度,我想只能用踩水同樂來形容:P 這回的白鮑溪溯溪據說算低難度的A級路線。老少咸宜,國小以上的孩子就能參加同行。

在長春藤民宿用完簡單早餐後,我們將所有行李上車,來到麗格飯店跟其他媒體團夥伴集合。正逢早餐時段的關係,若干人還在餐廳裡悠閒進食,投宿民宿的我們只好在庭院等候,足足等了半個小時才開始點名上車…

撘上愛咪所屬的第十車,同車的夥伴跟愛咪同住長春藤的寰輿出版社攝影、文字記者外,還有一個工商時報的大哥。路上,大家有一搭沒一搭的聊著,工商時報的大哥分享他去年前來參團溯溪的經驗,大家共同擔心的問題有一個,那就是如何在溯溪時顧全貴重的攝影器材。

愛咪的DSLR雖然不如其他攝影大哥的專業器材高貴,但也是花了達令不少錢買的。幾經猶豫後還是決定放在車上不同行。拍照這件事就交給我的秘密武器Opito W30吧!

有一個熱愛戶外活動的妹妹,有些好處是遇到了才知道…
就在愛咪的花連媒體團成行前,妹妹跟淡江山社的朋友去溯溪,想完整拍攝活動過程又怕相機潑濕、壞損,她添購了新DC一台,PENTAX的Opito W30。它可以在任何天候狀態下使用,甚至丟到水裡也沒關係,水面下兩公尺內的使用都不成問題,溯溪不過是小CASE而已。



於是抵達目的地後,兩手空空的我就帶著PENTAX Opito W30下車。向前步行五十公尺來到出發前的集合地點,我們在這裡分小隊、領行頭。

無論是難度多低的戶外活動都有一定的風險在,所以充足的防護配備不能少。這天我們的低難度溯溪當然也得重裝上陣。報上名字、確認所屬小隊後,愛咪從教練手中接過防寒潛水衣、溯溪鞋、頭盔及救生衣。集合處後方有若干更衣帳讓大家使用,穿帶好衣鞋、防護用具後,再把衣服拿回車上放…




凌亂不成行的隊伍內,全副武裝的大家開始拍照留念。前方的總教練不得閒,開始講解護具穿帶時的注意事項。



其中一種手腕相扣的抓法是大家都必須知道的。上下時頭需要同伴一臂之力時就這樣抓吧!才不會半途鬆脫導致雙方跌倒受傷。





行前教育結束後終於要出發了,愛咪隸屬的第五小隊是最後一支隊伍,墊底的好處是可以邊走邊晃邊拍照,脫隊一下在快步趕上即可。



因為早上出發時間延誤的關係,溯溪行程跟著受到影響,爲了縮短行走時間,先前一段坡度較和緩的路程我們改以陸路替代。十多分鐘後才從山路走到溪邊…



一腳採進溪水裡,冰涼的溫度還是讓穿著防寒潛水衣的我忍不住打哆嗦。沒有退縮的機會,因為緊接而來的關卡就是過深潭,教練要大家依照小隊依序排開,開始講解一整個隊伍如何同心協力過深潭的方法。



對於會游泳的人來說,穿著救生衣隨便踢水都會滑過去的。不過隊伍中有不黯水性者,這時就得靠團隊合作把他們夾帶過去了。


教練要我們背對深潭排一直線,抓住前方夥伴的救生衣上端,下一個動作就是向後躺下,同時間要把腳環繞在前方夥伴的腰上。固定完畢後再將雙手放開,隊伍變成蜈蚣狀,空出來的兩隻手就是向前滑行的動力了。



因為是後躺著用手滑,所以最前方還是有教練在控制隊伍的方向,這時候就忘記緊張跟害羞這兩件事情吧! 就是得大方的用腳夾緊前方夥伴的腰,悠閒的跟大家一起數數划水才過的去…



當我們在下面滑水時,還有一群人也不得閒,那就是身負重任的攝影記者們,身上的行頭隨便加加都十幾萬,當然不可能下來一起泡水了,拍完過深潭這個點,他們得折返回山路繼續向上爬。



過了深潭後繼續前行,接著會來到另一個深水處,中間有一段滅頂深度的水窪,所以教練讓我們牽著架設好的安全繩漂浮過去…



會游泳的人放手游比較快,踢水來到隊伍前方拍照,看不見安全繩…



因為緊張使力的人不少,繩子被壓到水面下去了。



接著來到第三個關卡:小瀑布,在這裡要逆流而上才能繼續前行。進度有點緩慢,因為拉一個人上去就得花教練不少力氣、時間。



手腳並用的爬上去後回頭拍其他人力爭上游的樣子。



辛苦爬上來後抬頭看見陽光灑進山谷的景緻,就會覺得辛苦也值得。



好風光中繼續前行,這段淺攤不難走,偶有大石頭就互伸援手度過。


最後來到終點,一個有瀑布灌注的小深潭。在這裡集合後我們在岸邊拍了團體照。


看來這一小段路對大家來說都不是負擔,臉上不見疲態。中間那位是一路上負責生態講解的邱老師,拜他所賜,長了不少知識。



小深潭旁的大石頭上,攝影記者們各就各位,有什麼好拍呢? 當然不只是團體照而已…



在這裡除了沖瀑布鍛鍊身心之外,還有一個挑戰膽量的活動可進行:跳潭!



別看大家跳的輕鬆,實際站在石頭邊要放手一躍而下時還真叫人腿軟。愛咪跳了沒?當然是有才敢出來說嘴,而且是背對著下去,搏版面式的跳法…

不過我因為緊張而脖子僵硬,又跟水面大力撞擊的結果,嗆水不說,隔天醒來後肩膀跟脖子各自以不同程度的疼痛跟我抗議著… >”<

最後的最後,第二天早上的溯溪行程終於要畫上句點了。回程時有兩條路線可選,一條循水路下行,另一條就是攝影記者們步行而來的山路了。

愛咪挑了前者,就是得連滾帶爬的回到下游去才有始有終阿!



路上,參予人數少的關係大家也走的比較悠閒,回頭望見空無一人的溪谷,身心感到無比輕鬆,蟲鳴水聲盈耳,真想找個石頭躺下小睡不走了…



走著走著,忘了花多少時間,終於快回到出發地了。去程路上是手腳並用,回程路上是靠屁股走路。很多緩坡或小瀑布都是一屁股坐下後用滑的就過去了,這時候我們終於了解,爲什麼身上穿的潛水衣在屁股部位多半有破洞或修補痕跡了。



這些是跟愛咪一起滑下山的媒體夥伴們,大家辛苦了!



其他走山路的呢? 早就換好衣服在涼亭裡喝咖啡吃餅乾了。

愛咪的A級路線溯溪初體驗到此告一段落,雖然隔天渾身酸痛,但現在看相片想起那段有點辛苦的路程,卻是滿滿的美好跟想念。


下回挑戰B級路線好了!



    全站熱搜

    愛咪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