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面這個標題下的有點猶豫,午茶時間哪來的屏東黑鮪魚呢? 事實上真的如此,在難得輕鬆的週五下班前,託湯瑪斯副總的福氣,愛咪吃了今年的第一口黑鮪魚,還是油花很多的那種。

其實是那天早上副總在高雄的大客人去東港標了一大塊黑鮪魚肉,還是油花細布的三角腹部位。當場請魚販分切真空包裝後就冷凍運送到協力廠商、老客人的手中。湯瑪斯副總下午吃飽飯沒多久就忍不住跟我們分享這個好消息,還要愛咪準備好醬油等等吃…

殷殷盼望下,四點半副總下樓領回一個小保麗龍箱。打開一瞧,裡頭是三塊被碎冰掩蓋的黑鮪魚腹肉。副總抽出其中一塊給我,要我現切了給大家品嚐。


真空包裝的黑鮪魚腹肉,乍看之下跟沙朗牛排還真相像。愛咪手上這塊就有25x9x4cm這麼大。先把真空包裝袋上分裝時殘留的血水沖淨,然後拿著圓盤跟鋸齒狀的水果刀,要來切生魚片了。


細密的油花分布其上,這時候的鮪魚腹肉是半結凍狀態。先用剪刀把真空包裝袋剪破,在置於圓淺盤上,盤子太小,魚腹肉都垂到桌面上去了,只得用紙巾先墊著-_-|||


趁著結凍時硬度在,左手按壓魚腹肉、右手拖拉水果刀,切出油花花的生魚片來。愛咪的左手掌因為按壓魚腹肉的關係,體溫融化了表面的油脂,不一會兒就滿手油亮。


半結凍狀態下吃吧!沾上些許薄鹽醬油後就一整塊往嘴裡塞。冰凍的魚肉不一會兒就融化在舌面上了,一小段完全魚油的部位吃起來脆脆的。隨著咀嚼的次數增加,口腔裡、舌面上也越顯滑膩。吃完三大片後愛咪就不敢再吃了。

享用鮪魚腹肉時,一邊跟Kitty討論著,這時候如果能有細蔥、紫蘇切碎了和著鮪魚腹肉吃,再來一些白飯、山葵末跟海苔絲,做成蔥花鮪魚腹蓋飯來扒能有多好…

收拾殘局後回座位上繼續上班,副總大閱兵似的問我們吃了多少。吃三片的愛咪被他評定為額度用磬,不准再吃了。(笑)


    全站熱搜

    愛咪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3)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