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七星潭的海鮮上岸飽餐一頓後我們繼續上路,展開下午的行程。

還來不急打盹,十分鐘左右的車程就來到下一個目的地:花蓮休閒碼頭。工作人員呼籲大家帶著輕便行李下車就好,這天下午的重點活動是讓人又愛又怕的出海賞鯨豚。

穿好長袖帶帽的抗UV外套,再把臉部防曬給補擦好。跟著其他媒體夥伴在岸邊集合,我們聽著船長解說救生衣的穿戴方式…

這時候的心情非常複雜,除了有期待看到鯨豚的興奮感之外,還有滿滿的暈船恐懼。懊悔著自己中午不該吃的那麼飽,一堆食物都還在腸胃裡頭排隊,等等出海萬一風浪大,全吐出來餵魚就糗了。

因為有人數限制,我們這個六七十人的大團體也得分成兩船來出海。



硬著頭皮,愛咪踏上第二艘遊艇,上下兩層皆有位置可入坐,心想著樓上的視野好、空氣佳,所以就爬上上層甲板,船長所在的船頭兩側有若干座位,抓了件救生衣後就坐到船長旁邊去。



遊艇離岸後朝著外海的方向駛去,離開碼頭前我們駛過海洋深層水的牽管作業區,這時想起生態解說員邱老師剛剛在車上說的,花蓮因為台灣東海岸鄰近大陸棚的優越地勢,相當適合海洋深層水的開發運用,這個有’藍金’之稱的新興產業應該可以帶動當地的經濟發展,從生產養殖、保健食品到飲料、藥妝等等都值得期待…

遊艇出了碼頭後來到外海,少了防波堤的屏障後,明顯感到風浪帶來的搖晃感…




** 從海上看回七星潭的海岸邊 **

我們朝著七星潭外的方向駛去,第一站是去看誤闖定置網而受傷的鯨鯊。話說鯨鯊是海洋裡頭最大的魚類?,以浮游生物為主食,因其肉質雪白細緻而有豆腐鯊的別名。不過因為其成長緩慢,許多國家已經把鯨鯊列入保育類動物。在台灣,鯨鯊列為限補管制魚類,96年度的配額為三十頭,截至三月底前這個額度已經額滿。所以這隻受傷的小鯨鯊會在完成復育後野放回海洋…

大家有機會可以去屏東的海生館看看他們復育鯨鯊嘉嘉的資料圖片(嘉嘉已經於今年三月重回大海懷抱了!),看見它們可愛笨重的模樣,就不會想把牠們當成食物吃進肚子了。



話說回來,這天搭著遊艇來到定置網漁場上方的我們期待能一賭鯨鯊的真面目。第一船上的工作人員身著潛水裝備後帶著飼餌乘著膠筏靠近。下海後把南極蝦灑在海面上來引誘鯨鯊現身。站在船邊的我們準備好相機引頸張望著海面上有無動靜。結果膠筏上的工作人員跟若干攝影記者們傳來一陣驚呼,卻不見鯨鯊身影。

船長用無線電詢問狀況,才知道鯨鯊確實有現身,不過一張嘴短短三秒鐘就把準備好的南極蝦全吸光了。沒餌沒搞頭,鯨鯊拍攝活動只得宣告失敗-_-|||

後來得知膠筏上的攝影記者有不負眾望的拍到相片若干,愛咪有收到的話再貼上來跟大家分享了。

離開定置網漁場後,遊艇掉頭朝著外海的方向前行。十多分鐘的航行後,陣陣嘔意就要浮上心頭,這時候船長放送起令人振奮的消息,他說海平面上出現海豚成群出沒的跡象了,要大家準備好相機,等等就有機會與海豚共舞。







這種「長吻飛旋原海豚」是活動力很旺盛的一種海豚,他們會成群結伴出現在海面上圍捕魚群,其中時而跳躍、時而旋轉的攻擊手通常是海豚家族中體力好的年輕海豚,由牠們來負責驚嚇魚群的工作。




因其不怕生、愛熱鬧的特性,當海豚出沒在遊艇邊時如果你大吹口哨的話,牠們也會熱情的在船邊游竄、跳躍。拍攝海豚的過程中,愛咪不只一次覺得自己的動作不夠快、焦段不夠長,總是錯失最佳拍攝時機…


站在上層甲板的我,用17-40/L拍照這些相片已經是極限了。下回還有機會出海賞鯨時,希望我已經有足夠配備來紀錄這海豚飛舞的瞬間。



追著海豚跑了好幾圈後,大家也殺了不少記憶卡空間。爲了趕上下一個行程,遊艇掉頭往碼頭的方向歸去。船身依舊搖晃,暈船也無法克制,大多數的人都找到位置坐好閉目養神。其中坐在愛咪隔壁三位的聯合報攝影記者一臉青筍筍,手裡還抓著塑膠袋預備,一路上我都很怕他吐出來。

船長有交代,暈船是很容易傳染的事情,一但有聲音或味道船出來時,身旁的人也很難克制,所以要是有人忍不住想吐的話,把他推下海比較好 (笑)



碼頭終於出現再海平面的那端。幸好,這位攝影大哥一路忍耐沒餵魚,不然就尷尬了…



下船後,回頭幫酷酷的船長跟遊艇拍一張,下回我會記得空腹上船的!


    全站熱搜

    愛咪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3)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