禮拜一,是公司上半期關帳結算損益的期限,下班之前,好不容易把帳關好交出報表,但是
這樣子就輕鬆了嗎?才不呢!因為還有一件生意讓我頭痛...混戰一場,不想再提。

潮濕的空氣中帶著寒意,不時在宣告著秋天的來臨,結果我的薄外套抵擋不住涼風,騎車上
班30分鐘的路程就讓我頭痛流鼻水了,更別說驟變的天氣讓我的胃腸又不對勁了。

一邊騎車,一邊回想著昨天及前天晚上的惡夢,一連兩天,都在滿身冷汗中醒過來,一晚夢
到達令搬出宿舍在外租屋,室友們都是女生;一晚夢到達令帶別的女人出去吃飯,而我在家
痛哭。一連兩天都這種傷神的夢 讓人身心疲憊,或許我心裡總有深沉的恐懼,揮之不去;
害怕在現實生活中被傷害。如果失去達令,自己恐怕沒有生存的勇氣...

一早的壞心情加上拉里拉雜的事情讓人情緒低落,中午照例要進會議室吃便當,結果因為自
己的動作慢,位置所剩不多,在場勢必有人要拉椅子進來湊熱鬧。也沒想太多,當下只想快
快把便當吃完去銀行辦事,拿了便當就回位子上去用餐。結果休息時間結束,下午上班時同
事才問我中午怎麼突然離席,大家以為我在生氣。

想太多了!我只想靜靜一個人來面對自己的情緒。

晚上加班到八點多,回家前和雪莉去通化夜市大吃了一頓,回到家十點多,一通電話半小時,
和達令宣洩滿懷的壞情緒,現在總算好多了。

達令說,我的情緒通通寫在臉上,任誰看了都知道,就連小黃(敝舍愛犬)都一清二楚。

或許,真的是這樣子吧!看到我表情怪怪時,請不要理我。

    全站熱搜

    愛咪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7)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