早上,頂著一頭剛洗完的濕髮換穿好上班的衣服後,一如往常的對著梳妝鏡鋪粉畫眉,內線電話急促響起,接起電話後,愛咪媽問我中午要不要帶便當,她有準備炒飯…趕著上妝的我回了一句”隨便”,電話掛掉後繼續著手邊的工作。

八點十分才下樓時,我已經做好搭小黃趕路的心理準備了,進了一樓找老媽領便當,結果廚房、後院喊了好幾聲的mother都不見蹤影,才看到客廳書桌上的塑膠袋裡頭已經裝好水果跟炒飯了。

抓了袋子衝出門,到大馬路上招小黃上班,有驚無險的在九點之前趕到公司,上班鐘響後的第一通電話,是愛咪媽打來的,問我上班有沒有遲到,問我怎麼今天沒騎車,說她剛剛不在家是因為去公司幫爸爸卸貨。等到她回來,發現他的小公主已經不見了…

「我的小公主」,這是我媽這陣子給我取的封號,早上的電話掛掉後,愛咪媽對我講著這句話的聲音一直在我腦中出現。以前聽不覺得怎麼樣,今天卻不知道怎麼了,想起這句話就會覺得心酸酸的。

身為家中的第一個孩子,受到爸媽嬌寵是理所當然的,所以愛咪媽老是嫌我沒有大姐的風範,反而是最任性、最愛撒嬌的一個,因為是她把我寵壞的。

還記得小時候,我總有漂亮的洋裝跟裙子可以穿,每個禮拜只有一天的便服日,媽媽都會起個大早幫我梳頭髮,辮子、包包、公主頭,那個年代美容院可以做出的髮型都難不倒我媽,而我也樂的打扮的漂漂亮亮的出門,還記得小學二年級時,有一次小阿姨帶我去新公園參加繪畫比賽,結果被星探拍了照還說要找我去拍廣告,後來爸媽以家庭作風保守而拒絕,但是這件事情卻變成老媽津津樂道的故事,長大後才可以體會媽媽的心情,知道她的成就是來自於兒女的被肯定。

家族聚會的場合裡,總少不了伯公婆舅齊聚一堂的時候,從小我就不喜歡這種場合,因為媽媽老喜歡帶著我去巡場,無論那是個喝春酒還是某個親戚娶親的場合,這時候只好操著一口生疏的台語招呼辭上前陪笑,我一直很懷疑這些長輩們真的記得我,說不定路上遇到也不相識吧!

長大後,漸漸可以理解媽媽的想法跟她的用心良苦,小時候會覺得是她愛現;現在才知道,她是在教導我應對進退的禮節。一直到進入職場、見了世面後,才知道從小接受的人際訓練是受用無窮的,如何表現得體不慌張、如何招呼長輩不失禮,學校老師沒有教。閉上眼睛回想媽媽的身段口吻,心情就會鎮定許多。

這種潛移默化的教育不只在家庭聚會中,在廚房裡更是影響深遠,如果不是寒暑假都被拉去廚房裡頭幫忙的話,今天的我不會對作飯煮菜有著濃厚的興趣。

午休時間,嘴裡吃著冷藏過夜再回溫的培根蛋炒飯,口感很濕潤,我的眼框也很濕潤。想著或許整理成文字後心情會平穩些,結果寫到現在還是很雜亂,而且指針又過12點了。

"公主徹夜未眠"的話,怕會被達令罵:P

大家晚安!!


    全站熱搜

    愛咪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