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完二寶後才開始的慢跑人生。認真練跑以來大半年,去年九月初挑戰了11.6K的SEIKO城市路跑賽;十二月底輕鬆完跑了9KM的富邦台北馬拉松


2013年的第一場賽事,對我來說也是別具意義的台北國道馬拉松,除了是我懷大寶時就被詐騙去跑的第一場路跑賽外,也是我給自己設下的中程目標─21K半程馬拉松初挑戰。必須承認的是想法太樂天,以為身邊朋友都能跑半馬,自己也有完賽的本事,大意加上練習不足果然跑得非常艱苦。最後五公里甚至出現棄賽念頭,如果不是妹妹現身當兔子給我追,應該就停步落馬了吧!

還要謝謝情義相挺的達令和我一同完成人生的第一場初半馬。裝備不足又沒練跑的他雖然回程抽筋而無法跑完全程,但也連跑帶走的完賽了。事實證明瘦子在馬場上佔優勢,想要實力再提升的話,除了積極練跑之外,非得再瘦五公斤才行。

接著從行前準備到完賽心得來聊聊這場人生初半馬!

賽前練習
明知道台北國道馬拉松半在三月中,過完年後應該積極練跑,結果卻沒來由的怠惰。回顧Sport Tracker裡的紀錄,賽前一個月共跑了四次,距離從6公里到10公里不等,速度則是8~9km/h之間。曾問過馬拉松好手的同事,出賽前有無實際跑完21公里的必要,同事建議我跑到15/16公里就好。如果15/16公里可以輕鬆完成的話,半馬應該沒問題。只是偷懶如我最遠只跑了10公里,不知道自己界限在哪裡,差點就壯烈犧牲了 >”<

服裝配備
“裝備比人強”大概是體力不如人我的唯一優勢。陪著我一起上場的服裝除了專文介紹過的CW-X的REVOLUTION機能緊身褲柔流緊身衣跟五指襪外,從頭到腳的裝備還有ASICS平織慢跑帽、小腰包、短裙,BUFF頭巾、JINS運動墨鏡,MIZUNO慢跑鞋,MONTANE連帽風衣等。

其中遮蔽頭臉用的慢跑帽、運動墨鏡跟BUFF頭巾幫了大忙,六點半不到就太陽高掛的好天氣裡,沒有帽子、墨鏡遮陽會曬得很辛苦,把BUFF頭巾戴在帽子下看似悶熱,實際上卻透氣舒服,汗水都被頭巾吸收不會滴的滿臉,省去擦汗的力氣也不無小補。

小腰包裡裝著健保卡、零錢、鑰匙、iPhone4S+充電背夾以及含鹽牛奶糖。謝謝阿貝提醒我要帶著含鹽的補給品路上吃,回程肚子餓又血壓低時,還好有糖吃,不然就餓昏在路上也不一定。



真要檢討這天的裝備有無改善處的話,我想風衣跟小短裙還真是多餘的兩樣東西。穿短袖跑都嫌熱的好天氣,根本不需要風衣暖身或防寒,起跑沒多久後就脫掉綁至腰間的風衣,成了跑步時的累贅。增加阻力外也影響散熱,早知道就不要穿了。為了美觀穿的小短裙也沒有實質上的用處,下次出賽如果能在減幾公斤的話,就不用小短裙來遮大屁股了吧?:P

包手包腳的CW-X衣褲無疑是助我完賽的大功臣。防曬排汗之外也拉提肌肉、保護膝蓋,如果不是有緊身褲加持的話,回程沒力時肯定會因為姿勢不正確而造成運動傷害。還好只是遲發性肌肉疲勞而已,休息兩天後又能跑能跳了。


完賽心得
因為國道馬拉松起跑處的六號水門就在娘家不遠處,所以這天早上六點起跑卻還能睡到五點才起床。洗臉更衣後吃了一杯鮮奶+香蕉當早餐,05:25搭小黃出門順道在延平北路五段接了妹妹跟SIKI,05:40來到通往18標高架段的環河北路敦煌路口。跟我們一樣早起的黃衫大軍集結中,眼看著起跑時間逼近,還是上橋去加入隊伍預備跑吧!





上橋處出現維持會場秩序的工作人員,聽他們說著有號碼布的靠右走,才意識到他們是在過濾選手跟加油民眾。沒報名的話是不能隨意上橋跑的,不只在起跑線前有人檢查,路上要是被騎車巡邏的工作人員發現沒有號碼布的話也會被請出場。




起跑線前等待的時間,除了拍紀念照外就是動動手腳暖身了。直到遠處隱約傳來槍響聲,應該開始起跑了吧!五分鐘後才隨著大隊人馬往前移動,終於通過起跑門時計時器上的時間已過了八分鐘。反正是以晶片通過閘門的時間來起算個人成績,早過晚過都一樣。


通過起跑線後跑者之間的距離也逐漸拉開,五百公尺處的路旁出現第一區流動廁所,這時跑在右側的達令嚷著要去上所以分道揚鑣,我跟妹妹則跟著隊伍向前跑。太陽還沒出來前的天空雖然灰矇矇的,不冷不熱的溫度跑起來很舒服。






一路緩上坡朝著圓山飯店的方向前進,宛如鴨蛋般的太陽也從雲層裡探出頭來了。十分鐘不到太陽出來,暖身時間結束,逐漸上揚的體溫跟氣溫讓人後悔風衣的存在。


右手邊出現偌大的告示牌上畫著海綿圖案,原來是補給站到了。這天的國道馬拉松沿途供應的東西除了有流動廁所跟水之外,還有運動飲料、香蕉餅乾跟吸水海綿。去程時不覺得這些補給品有迫切需要,但還是會意思意思的喝兩口水再往前跑。


一片狼藉的補給站,越到後面越是滿目瘡痍,滿地的紙杯跟海綿宛如障礙賽,知道是大家都跑累了所以沒注意那麼多。但一場比賽辦下來要浪費這麼多資源還是讓人搖頭。

跑經松山機場路段時換成緩下坡,這時可見黃色人龍綿延向前其實還蠻壯觀的。逐漸升高的體溫、氣溫迫使人不得不把風衣脫掉。這時綁在腰間嫌累贅卻又收不進腰包的風衣就成了礙事的東西了。




去程的十公里雖然有上有下,整體來說還是游刃有餘的跑著。跑過內湖交流道後跟妹妹的距離逐漸拉開,又見緩上坡而吃力地跑著時,後方傳來折返跑者呼喚友人SIKI的聲音。原來實力堅強的SIKI雖然晚出發卻也追到身後來,還沒來得及打招呼,就看著SIKI的背影揚長而去。沒有力氣追上還是照著自己的步調慢慢跑就好。


跑過無盡的上坡後來到折返點,初半馬的我不免俗要撈出手機來拍照留念。踩過紅色地墊讓腳上的感應器確實記錄,掉頭後苦命的緩上坡變成快樂的緩下坡,看著眼前不見盡頭的黃衫人龍,心情還蠻激動的。




折返跑後沒多久,對向跑道陸續出現達令跟妹妹的身影,原來他們一直跑在我身後不遠處。調整步伐繼續前進,回到內湖交流道往舊宗路出口時,後來居上的達令居然追過我還把我海放了。只是好景不常,下一個水站就發現達令走在路邊,跑過去問才知道是小腿抽筋,不好意思但也只能棄他而去…

平時練跑頂多十來公里的我,終於還是來到撞牆期。14公里時顯疲態,吃了兩顆牛奶糖後勉強維持,16公里時速度大幅掉落,就當我覺得步伐沉重快要邁不開時,身旁傳來熟悉的聲音:「妳是故意慢慢跑來等我的嗎?」原來是當兔子的妹妹追上來了!!!


最後五公里的牌子出現,稍稍恢復了能完賽的信心,現實的窘況卻是右腳掌開始作痛外,手指發冷更有飢餓感襲來,讓我擔心的低血糖終於來了。妹妹問我要不要加速跑,我只能哀嚎著肚子好餓跑不動。好心的妹妹開始撈補給品給我吃,就這樣靠著葡萄糖、鹽錠跟補給站的水跟運動飲料支援,撐到最後一公里的牌子出現眼前。





說實話,看到最後一公里牌子的出現並沒有太大的喜悅,反而是即將完跑的快解脫讓我鬆了一口氣。還有餘力幫我拍照紀念的妹妹說:「無論是多麼艱困的賽事,跑回終點前的五百公尺都要開始調整步伐、呼吸,從容不迫地帶著微笑進站。」所以看到終點站的計時門就在不遠的前方時,下意識的手往腰包去撈手機,總要把初半馬的這一刻記錄下來才好,我真的跑完了!!




拿了完賽證明的半馬獎牌跟紀念浴巾,沒想到曾經討厭跑步的自己會有這麼一天。回頭看見達令也穿越終點線歸來,有人可以跟我共享這瞬間的榮耀真好! 莫名被我拉來跑半馬,練習不足、裝備不全的情況下能完跑的達令其實更厲害。


終點站前和完賽的朋友們拍了合照,人生值得紀念的時刻又多了一筆。就跟騎單車上風櫃嘴力求不落地一樣,至少到最後都沒有用走的初半馬,有我的毅力、耐力跟不服輸。


落落長的初半馬紀錄打到這裡,其實已經凌晨兩點半。就算犧牲睡眠也想把這篇記錄完成,其實是看了阿貝的2012國道馬速寫有感,阿貝的好文筆把我不知該如何轉化成文字的情緒表達出來。自己就是這樣莽撞不完美的跑完了啊!


不知道我的慢跑人生會持續到甚麼時候,一路跑來不孤單的幸運我會好好珍惜
謝謝你們







    全站熱搜

    愛咪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5)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