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記得何時開始,因為BLOG而小有名氣的關係,偶有傳統媒體會來信、留言邀約訪談合作。愛咪對於這種跨界宣傳向來抱著隨緣的態度。基本上不是太過商業化、太花時間、太麻煩,時間上能相互配合的話,愛咪大致都有參予意願。

不寫真名、不正面曝光,是我的基本原則,但是上了報章雜誌卻只能妥協。記者說服我的理由是:真名跟相片證實我的存在,讀者才不會質疑報導的真實性。果真如此? 總不想造成人家工作上的困擾,打從兩年前首次在e天下大曝光後,這原則也形同虛設了。

不宣傳、不張揚,是我答應媒體曝光後唯一能做的事,有些網友會熱心的留言說他們在哪裡看到… 愛咪多半會鴕鳥心態的隱藏起來。有緣自會看到!

不小心扯遠了,拉回主題,愛咪要說說一封mail喚醒我青春回憶的事。


上週末,愛咪收到一封電視台助理寄來的節目邀約。小兔是陶子新節目”淘氣過生活”的助理,她邀約愛咪以”粉領族”的身分上節目當特別來賓。不是聊部落格嗎?愛咪納悶的回了信,請小兔進一步告訴我節目訪談大綱,愛咪再看自己能否發揮而決定出席與否。

等待小兔回覆的禮拜天,愛咪不停猜想著,是要我上節目分享粉領族如何經營自己的生活,拿自己寫部落格的經驗跟心情來跟陶子對談嗎? 還是要分享粉領族在日商公司內如何求生存、圖上進?

後來跟達令在開車時閒聊,我才想清楚,其實我不是那麼想上電視當來賓;這通告最大的誘因是陶子,在我青澀的高中歲月裡非常崇拜的偶像學姊。


從小,我們都有些未定型的夢想,在週記、作文、演講比賽中公諸於世。愛咪也不例外,想當科學家、老師、空姐、全職主婦… 年紀越大、夢想越小,算是認清現實,了解腳踏實地的重要性吧!

還記得是高二的時候,當時的導師兼國文老師也教過陶子,課堂上,老師總愛說陶子的事。細節已經記不得,結果是潛移默化的讓我把陶子當偶像,夢想著有一天也能跟學姊一樣考上政大新聞系,就當個記者吧! 有學姊一半的機智反應、伶牙俐齒就好。


可惜美夢不長久,高二下一場與導師的會談中,看著學期成績,老師跟我做第二次的選組確認及未來準備方向的擬定。
師:將來想唸哪裡呢?
我:政大新聞系
師:為什麼呢?
我:想跟陶子學姊一樣
師:(面有難色狀)可是,以妳現在的成績,恐怕很困難
我: orz..
師:想跟陶子一樣的話,至少得班上前十名喔!
我:orz..


對於高一開始就瘋狂玩童軍的我來說,學習成績向來只有中下等級,高二下為止一直在三十名後徘徊,要擠進前十名談何容易..


大學聯考放榜,最後衝刺硬是把數學從個位數拉抬過高標的我,成了班上的黑馬。出乎意料的成績讓愛咪一腳踏進椰林。回頭看,政大新聞系不是問題了耶!選填志願時卻被老爸澆了第二盆冷水。思想傳統的他說記者的工作不定時又成天往外跑,婚後很難兼顧家庭,不準唸是為了我好…

直到志願卡交出去前的一分鐘,老爸還做過最後確認。再見了政大新聞,清醒了我的記者夢。


後來,進了台大、唸了日文、交了達令,找了工作,成了現在的我。沒當記者? 心裡有一絲遺憾。直到某次與週刊記者訪談,聊他的工作甘苦,聊我的網誌寫作,才發現自己夢想早已實現,就在這個屬於我自己的頻道、舞台上。


沒有趕稿壓力,不看上司臉色,無須斟酌字句,當個”全民記者”,自己寫的開心就好
不能當飯吃?? 倒也還好,正職工作夠我衣食無虞,有朝一日Google AdSense也能貼補家用吧!



ps1:後來收到小兔的節目大綱了,結果是要聊粉領族看一般女生瘋名牌的社會現象及自身經驗。咳咳(乾笑),沒有我發揮的餘地,區區LV包不足掛齒,跟陶子有緣再相見…
ps2:碎碎唸就是碎碎唸,不要太認真:P 就是沒打算上通告了才寫出來。
ps3:愛風騷,您太抬舉我了! 以我現在的發福姿態,也沒那麼樂意自曝其短。
ps4:童軍團絕對不是功課不好的藉口,團長媽媽說過:當童軍的孩子得會玩又會念書才行!



    全站熱搜

    愛咪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9) 人氣()